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情感日志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漫威想找独立电影导演但他们不一定适合执导

发布时间:2019-03-26 04:13:03 编辑:笔名

谈到漫威电影新项目,赵婷和班 怀特利这类导演的名字常常会出现在我们眼前,但他们最好还是去做其他电影。

谈到漫威电影新项目,赵婷和班·怀特利这类导演的名字常常会出现在我们眼前,但他们最好还是去做其他电影。

塔伊加·维迪提在《雷神3:诸神黄昏》的纽约首映式上

最开始,这听起来就像偶然事件:导演们在制片公司的体系外用自己熟悉的电影语言拍摄超级英雄的起源故事,好像“终剪权”这件事不存在一样。马克·韦布(Marc Webb)在他的电影《和莎莫的500天》(500 Days of Summer)于圣丹斯电影节取得巨大成功之后,被索尼选中拍摄《超凡蜘蛛侠》(The Amazing Spider-Man)及续集,是这类故事的开端。仅在几年之内,就有詹姆斯·古恩(James Gunn,《银河护卫队》)、派蒂·珍金斯(Patty Jenkins,《神奇女侠》)、塔伊加·维迪提(Taika Waititi,《雷神3:诸神黄昏》)跃过自己原本在电影方面的追求,将自己的才华用于拍摄最近大热的漫改电影。

但是这种方法在《星球大战》宇宙并不奏效,据报道,片方架空了加雷斯·爱德华(Gareth Edwards)对《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Star Wars: Rogue One)的导演权,并解雇了《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Solo: A Star Wars Story)的原定导演菲尔·洛德(Phil Lord)和克里斯·米勒(Christopher Miller)。然而《黑豹》(Black Panther)的大热又将一位成名于圣丹斯电影节的导演,31岁的瑞恩·库格勒(Ryan Coogler)拔升到了斯皮尔伯格的高度。就在几个月前,漫威大家庭才刚刚迎来一员大将——《玩命警车》(Cop Car)类型片导演乔恩·沃茨(Jon Watts),其执导的《蜘蛛侠:英雄归来》(Spider-Man: Homecoming)也取得了极佳的反响。还有更多陆续有来:在《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Avengers: Infinity War)结尾彩蛋里出现了“惊奇队长”,而《惊奇队长》这部漫改电影正是《半个尼尔森》(Half Nelson)导演安娜·博登(Anna Boden)和赖恩·弗莱克(Ryan Fleck)的首部商业大片。

就在漫威正在梳理潜力电影人名单,并且将会有更多年轻电影人加入漫威时,这种风潮很可能会侵蚀电影圈的传统——或者更糟糕,这种风潮对于年轻导演来说可能会成为一种“成名仪式”。猜测落到曾经拍摄了《腐国恶土》(A Field in England)、《观光客》(Sightseers)和《玩命枪火》(Free Fire)这类充满着快节奏动作戏和滑稽戏剧转折的黑色喜剧导演班·怀特利(Ben Wheatley)身上只是时间问题。上周,有报道披露怀特利接手了一部“漫威大制作”,但这位导演很快就以一封简洁的邮件终结了传言。

正当《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第一组票房数字出炉时,有报道称漫威正在为衍生片《黑寡妇》(Black Widow)面试一系列的女性电影人。这其中就有《骑士》的导演赵婷(Chloé Zhao),这部以一位南达科他州野马骑士为主人公的剧情片在第70届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艺术电影奖,并赢得了独立精神奖的提名。但这部电影的风格,与那位叱咤六部漫威电影、由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超级女间谍似乎很难联系在一起。

《骑士》剧照

目前,赵婷的粉丝还不用担心这位导演改变了“戏路”。她的发言人表示,这位华裔美国电影人正忙于另一个项目,无暇顾及漫威的邀约。据知情人士透露,漫威曾经会见过一系列有着独立电影背景的女导演,包括土耳其导演丹妮兹·盖姆泽·厄古文(Deniz Gamze Erguven,《野马》),但是最终决定还需多加斟酌。

随着漫威野心持续扩张,更多处于上升期的电影人进入了漫威的视野。机会就在那儿摆着,成功的先例也不少,但即便这样,也不是每一位有才华的导演都该接过漫威的橄榄枝。

《年少轻狂》剧照

曾几何时,在各大电影节上崭露头角的电影人可以慢慢发展。最有名的例子是:在用《都市浪人》(Slacker)俘获一代人的心之后,理查德·林克莱特(Richard Linklater)在1993年导演了环球公司出品的电影《年少轻狂》(Dazed and Confused)。这部青春电影的成本为690万美元,但是在票房上并没有取得成功。这对于环球公司和林克莱特来讲都不算损失,后者得以叩开制片公司的大门,并开发自己的故事。在如今短期经济利益驱使下的电影市场中,制作中档成本电影的机会逐渐消失了:一位拥有口碑处女作的新人导演,要不就获得大制作的邀约,要不就完全与大制作绝缘。

对于有些导演来说,漫威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导演们可以用海量资源随意实验视觉效果而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在漫威这种每部电影都相互联系的庞大世界观中,一次小小的失利并不会影响整体体验。有些导演坦然接受这种机会:塔伊加·维迪提,在电影《毛利男孩》(Boy)和《吸血鬼家庭》(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中塑造了自己的喜剧人形象,而在商业大片《雷神3:诸神黄昏》中,他也无缝融入了自己的滑稽叙事风格。

“最开始我在想,‘我真的要毁掉我以往的风格么?’”维迪提去年秋天接受采访时说。“但是后来我发现,‘我真正创造过什么呢?’我拍了四部电影。现在有一个拍摄超级英雄电影的机会,一个摆弄酷炫大机器的机会,一个去做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的机会。我那时想,机不可失啊。”

然而,维迪提那种热情洋溢、取悦人群的风格似乎和漫威那种取悦观众的电影设计不谋而合。赵婷的《骑士》之所以能赢得口碑与票房,是因为电影以温柔的笔触和人物本身带动了一个呈现美国蛮荒之地人情世故的故事。目前她手上正在进行的项目包括一部亚马逊出品的传记片,主人公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法警巴斯·里夫斯(Bass Reeves)。赵婷的确有能力游刃有余地应对漫威庞杂的拍摄计划

漫威想找独立电影导演但他们不一定适合执导

,但有能力不代表一定得去做。

对于很多身兼编剧和导演的电影人来讲,最理想的可能性是在拍摄出一部叫好的电影之后再拍一部与之相似的电影。而面对大制作,《遗传厄运》(Hereditary)的导演阿里·艾斯特(Ari Aster)则表示他一点也不感兴趣,“收到邀约的感觉不赖,但我有太多想拍的电影了。”

其他电影人则认为它很有可能影响自己创造力的提升,“最后会变成,看我有多忙,”安娜·莉莉·阿米普尔(Ana Lily Amirpour)在2014年黑白吸血鬼电影《独自夜归的女孩》(A Girl Walks Home Alone at Night)上映后接受采访时说,“我不能被限制住。”她没有雇佣经纪人,也没有参与商业片的拍摄,而是去了“拓荒”——以一部食人魔原创剧本爱情片《劣质爱情》(The Bad Batch)作为自己的回答。

“我能够掌握拍摄的每个细节。”她当时说,“我喜欢这样。这和金钱完全无关,制作一部电影会占去你人生中的三到五年。我真的愿意为之受苦吗?意义何在?它必须对我有一定的意义。”Eric Kohn翻译:聂曼宜

相关Tags:

月光石
妇科千金片功效
圆皂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