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国内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文学 >> 正文

朱亚文凭什么拿下声临其境总冠军他统一了演

发布时间:2019-03-26 04:26:12 编辑:笔名

刚刚落幕的《声临其境》总决赛真的是一场盛宴,呼声很高又有强实力的朱亚文拿下年度总冠军也在意料之中。

刚刚落幕的《声临其境》总决赛真的是一场盛宴,呼声很高又有强实力的朱亚文拿下年度总冠军也在意料之中。

朱亚文非常谦卑,他很享受所有演员带来的艺术热情。

这一场声音盛宴让我们见证了很多实力派的风采,像赵立新韩雪,代表着不同年龄段的优秀演员。

这几年“流量明星”占据了影视剧市场的重要位置,流量确实吸引了更多资本,但让制作质量呈断崖式下跌。

影视剧行业属于艺术行业,需要极大的创作热情,流量明星完全不具备演员的基本要求,他们的横空出世让市场失控,传统的好演员不断遇冷。

还好《声临其境》让演员们重磅“发声”:业务能力才是演员的话语权。

好的演员应该平衡好自身的“双重人格”

朱亚文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却很有延展度,最开始的一声“宝贝”俘获了满屏的少女心。

低音炮只是他其中的一种音质,在《声临其境》的舞台上,他仿佛可以肆无忌惮地变声,中低音都能拿捏得稳,俏皮可爱也毫不做作。

之前看《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的时候,就觉得他怎么可以一口气念那么长的台词,语速还那么快,语言语调傲娇中带着一点点贱,非常符合角色形象,当时就对他刮目相看。

原来,朱亚文把演员的“双重人格”统一了。

在表演术语中,演员作为创作者是“第一自我”,所扮演的角色是“第二自我”。优秀的演员必须具备这种双重性,首先他自己是表演者,具有支配力,而“第二自我”是“第一自我”操控的工具。

看完《声临其境》,更有这种感受,朱亚文把演员和角色平衡得很好,他每次“出声”,都塑造的一个全新角色。他把情感酝酿好,“进戏”快,同时也用高超的表演技巧控制住了这种情感,不让表演失控。

配《白鹿原》的时候,他是站着的,我注意到他先咬了一下牙,这估计是他给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

好的演员会火速进入角色,第一场配音戏需要极大的爆发力,但他却是慢慢收着释放的。这是“第一自我”在处理艺术语言。

他是声音的塑造高手,在配音中,他的面部表情会比原版放得开,这是为了让气息,包括口齿更具冲击力。

朱亚文是个聪明的演员,他不会刻意模仿原版,在保持还原度的情况下,他会有自己的独特处理方式。

这一段配音里,几个“不行”的发音都不一样,起伏,语调,轻重音都跟着角色情绪在走,尤其他用了“破音”来诠释那种极端状态下的情感。他的“第二自我”把角色的构思都实现了。

朱亚文的声音条件很好,音域宽,很有弹性,所以他可以无缝切换到各种角色中。

少女式扭捏也是张口就来,请注意他的傲娇的手势。

“第一自我”像一个艺术家,而“第二自我”更像一个魔术师,朱亚文把演员的“双重人格”之间的微妙平衡拿捏得很好,你看他配音的时候很澎湃,但声音的质感却很稳。

好演员是天生的“情绪调理师”

朱亚文在《声临其境》第二场录制的时候,不仅仅是展现了“宝贝2.0”攻势,更是把“魔声”释放到底。

《红高粱》对于朱亚文而言不陌生,剧版的余占鳌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这次配音影版,他选择无台本发挥。

醉酒中的声音,在朱亚文的声情并茂中竟然有那种酒酿的感染力,他用了一些“嘶吼”的技巧,让音质很有摩擦力,但吐字发音毫不含糊。

导演陈凯歌力挺朱亚文的台词功力,觉得他非常了不起。

演员的“第一自我”就是展现表演的基本功,对声音做艺术化处理。角色作为“第二自我”,声音的可塑性完全是要跟着角色的情感走。

在演员“双重人格”的召唤下,朱亚文惊艳地成为了“金城武官配”。

陈凯歌导演赞誉“朱亚文的配音天衣无缝”。

他很善于用肢体语言来平衡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火速进入新角色。

他诠释金城武声音的时候,精准切入到了原版的声线,在相似度极高的情况下,朱亚文的情绪调整到一种“微微憨厚”的状态,让整个声音很暖。

在表演学中,关于声音的处理涉及到几个很重要的问题。

“内心视像”凸出的是演员的想象力,这要求演员在创作中用内心去看现实空间中并不存在的客体形象。

演员要用想象力去激活角色的规定情境,这样才能把声音规整好,才能感染到对手戏演员和观众。

“内心独白”是心里的内在台词,一种无声的没有说出来的词。但这是每一个角色心理动作的重要手段,演员需要用这种“静场”和“沉默”去丰富人物的角色和声音。

像朱亚文之前配《白鹿原》的时候,中间有丰富的“内心独白”,我们感受到了中间的“沉默”。台词决定演员说什么,而内心独白是决定演员想些什么并且怎么说。

朱亚文用声音的穿透力给了我们观众很多控制情绪和声音的小贴士:

1,学会运用想象力,这可以丰富个人情绪,也是一种很好的平衡方法。

2,懂得“静场”,让内心和声音独自安静,能及时平复好思绪的混乱,以便好好衔接之后的事物发展

朱亚文凭什么拿下声临其境总冠军他统一了演

演员控制情绪是一种艺术表现力,但归根到底也是一种人的本能。

他是一个稳扎稳打、可塑性极强的演员

《声临其境》让朱亚文大放异彩,大家感受到了他“魔音”的魅力。

舞台外的他一点都不油腻,就像他的声音,穿透力强,很清澈。现在的男演员容易油腻,主要是不断在重复自己,没有辨识度,而单一模式的表现力让观众有疲劳感。

跳出《声临其境》的舞台,朱亚文的表演之路也是走得很扎实。

十年前,朱亚文凭借《闯关东》进入观众视野。

84年出生的朱亚文很珍惜自己的表演之路,早期他拍了很多正剧,这对于中国演员而言是巨大的财富,拍正剧才可以更好地磨演技。

再到剧版《红高粱》的余占鳌,让他打开了新的上升期。

朱亚文是没有心理负担的演员,哪怕挑战经典角色,他依然收放自如,没有包袱。

一开始颠轿子的重头戏,他的身体语言就表现得很好,硬汉气质十足。

同时,他也是一个需要女人疼爱的男人。

九儿牺牲后,他双眼放空,眼神里的魂都没有了,尽显悲伤。演员对情感的把控力是极佳的。

除了硬汉,朱亚文也能演大反派。

《我是证人》里,他整个表演都被激活了,“第二自我”的被支配力得到了充分展示。

唐峥内心的极端和分裂,朱亚文诠释得很好,这里运用了大量的“内心独白”,角色的心理动作非常丰富。

再从《陆垚知马俐》的娘MAN形象~

到《黄金时代》里的文人形象。

再到《建军大业》里的周恩来,都让观众印象深刻。

朱亚文的可塑性超出了很多观众的想象,现在很少有男演员具备这样的角色跨度。

演员的创作离不开外形和气质条件,更离不开自身的创造条件。

朱亚文戏路广,离不开他自身的努力和岁月的积累,这些都是可以拓宽戏路的。

早年的正剧经验积累,让他的表演态度非常正,加上整个形体很直挺,这很容易给观众留下好的视觉美感。

朱亚文作为演员的理解力和想象力非常充沛,这让演员的“第一自我”有着强大的能动性,他可以尽情地支配角色。

整个市场需要更多注重“三位一体”的专业演员

演员非常注重“三位一体”,就是将自己的脸,五官,肌体,思想和感情保持高度统一。

现在很多明星被批“不会演戏”,完全没有达到演员的标准,主要是因为他们形体不够灵活,或者声音可塑性不强,台词弱,又或者生活阅历浅,知识储备不足。

职业演员要塑造有血有肉的角色,必须全身心投入。

《声临其境》帮助一批好演员重新撬开了市场。前几年内地影视剧被资本市场搅得一团糟,很多人莫名其妙地就红了,好像明星演戏完全不需要经历演员的那段漫长历程。于是,明星演戏就像工厂里的流水线,有一套标准化商业包装模式,演出来的角色没有辨识度,也分不清谁是谁。

朱亚文拿下总冠军,也是代表了这批好演员的特质。

演员必须要有信念感,要深入感受生活,才能演绎出真情实感。而现在的明星包装路线,把生活当秀场,哪里还有精力去放空自我,感受真实呢?

希望我们的好演员越来越多,不断锤炼“第一自我”,将业务能力发挥到极致,再塑造出更多受大家喜爱的“第二自我”。

作者系易、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风风微博:@一直风和日丽的风和君

--按下去,扫射我--

相关Tags:

瑜伽用品
经期延长该吃什么药
淘集集哪好?商家亲述:为什么我最终选择了淘集集!